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同居

老婆帮我去偷情2 草莓型橡皮

2020-01-15 11:07:49

【老婆帮我去偷情 2】 作者:李折枝 2.1 草莓型橡皮 2.2 佛香阁上诉真情 2.3 无法在一起的人 2.4 奥迪车里的小魔女 2.5 如果……爱   【2.1 草莓型橡皮】   从香港回来后,没多久我们发现又怀孕了。头胎是计划准备的,这个二胎是 意外,就是在船上和小芸三个人疯狂做爱的时候怀上的。那时候我们也知道老婆 是排卵期,但是……三个人做爱到那个程度,完全没有去想避孕的事情,一味的 放纵,抱着侥幸心理,想怎幺就一定会怀上呢。   「你还真是个神枪手啊。」两个人躺在家里床上,老婆缠绵的看着我,「又 把我肚子搞大了。」   虽然是个大喜事,但我觉得很亏欠老婆。我说:「我想和你去欧洲。」本来 计划明年带她去欧洲玩的。她还没出过国,欧洲之行已经计划很久了。我工作上 出过几次国,但跟着公司玩总是不尽兴,我也一直盼着能和老婆一起去玩,成了 一个心事了。   「总会有机会的。」老婆反过来安慰我,看着我像看着孩子。她有时候还像 初识时的机灵的美少女,有时候像个充满母爱的妈妈了。   「你太受苦了。刚把妞妞带出来。」   「你知道就好!」老婆笑着说,想了想又补充,「其实也没那幺难。咱家条 件好多了。」   「你这次想要男孩女孩?」我问。   「我觉得还是女儿。你前世情人多,都排着队当你女儿呢。」老婆很肯定的 说,然后又琢磨现实的问题,「这样妞妞的衣服都可以留给妹妹了。」   跳跃思维啊,她这些没影儿的推理和计划让我想笑。我说:「先别想那个了 。一大堆事儿。要告诉两家老人,上次的月嫂挺好,还要再约上。」   「过几个月我告诉小芸,不知道她怎幺想呢。」老婆想着想着又想歪了,诡 秘的一笑,「上一胎她看着出生的,这一胎连受精都是她亲眼看着射进去的。」   听她说的淫荡,我回想起我们三个在船上的颠鸾倒凤,来了兴致,上去压住 老婆。「这个孩子名字要和大海相关。」   「小名叫海娃儿,好吗?」她在我身下星眼朦胧的说。   「嗯,好听。」我低下头吻下去。我心里还一直把老婆当做美少女,把美少 女肏大肚子两次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她的身体光滑发烫,我扒光她的衣服,硬邦 邦的鸡巴顶住湿润的小穴入口,缓缓插入。   在自己家里,舒服的大床和被褥,最亲爱的人,肏起来好爽。   「轻一点。肚子里有小宝宝。」老婆提醒我。   她在孕期里总是格外小心,其实只要不是过分的性交都不会有问题的。不过 她既然说了,我也都听她的,缓慢的抽插她的小穴,顶花心的时候也更温柔。肏 了一会儿,我说:「你到上面来吧。」   老婆翻身上来,蜜穴里密密匝匝湿润的细肉,从龟头一直套到鸡巴根,我爽 的噢了一声。   老婆在上面掌握主动,不用担心我动作过分激烈了。她调整着角度,让我的 鸡巴刺激她穴里最舒服的地方,也是享尽福,过足瘾。   「如果小芸能陪你去欧洲,就不用等我了。」老婆开始幻想了。   「她都快结婚了。」   「你们俩再带个摄像师,在欧洲肯定拍出来最棒的情侣照。你们俩好般配。 」老婆不管我的提示,尽情想象一个不存在的画面。   「我又不帅。」   「你不帅,但看着很亲。」   「咱们俩更般配。你不觉得吗?」   「我觉得她和你是原配,你是我从她那里接管过来的。」   「我和她有缘无分,和你有缘有分啊。我和她才一年,和你都快十年了。」   「重要性不是按时间算的。我看你的肉棒插在她小穴里……就觉得……好爽 ……好刺激……像自己被插一样……」   我和老婆互看着,她眼神已经迷离了,脸上的春情让她更漂亮迷人。两个人 的视线连在一起,更多的注意力却在结合在一起的性器,随着她的上下扭动触发 出更强烈的快感电流。   「老公——老公——」她一想起我和别人做爱的场面就受不了了,更努力的 转动腰肢,转动屁股,翘乳跟着晃动。「天哪——要来了——肉棒太厉害了—— 」   她俯下身和我吻住的时候,小穴已经剧烈的抽搐了。   高潮过后,老婆软在我身上不动了。我搂着她光滑温暖的裸体,鸡巴在下面 继续肏她。「那你还想让我肏谁?」   「想娜娜住咱家,伺候我生小孩,我不方便的时候就让她陪你睡。」   「娜娜现在可有主见了,请不动她。」   「最好把小芸接来。咱们三个生活在一起最好了。只有小芸让我一点都不妒 忌。」   我心里一颤,回想着双飞她们两个的日日夜夜,鸡巴涨的更粗,直了更直, 猛的开始一跳一跳的射精。   老婆感觉到我射精,知道说中我心事,咯咯笑起来:「看,想到一起了吧。 」   她笑的一颤一颤的,小穴就跟着收紧抖动,让我的鸡巴更酥爽。在美女蜜穴 里射精虽然是至乐,但是和欢笑搭配起来感觉怪怪的,而小穴的颤抖又给我的更 强烈的快感。喷射的精液,涌进她已经怀孕的子宫。   * * * * * * * * *   有一次我们大学宿舍小聚。我和老大和老三早就结婚了,花轮一直单身,看 架势到四五十岁才结婚都有可能,没正经事儿,就是一直玩儿。这次一如既往的 开着保时捷,带着个新妞儿。我们三个都是自己来的,没带家属,花轮是美女不 离身畔的做派。   花轮简单给我们和他的新女友介绍了下,那个女孩叫莎莎。很夸张的妆,带 着美瞳,没的说的美女。   「她在网上叫……」都落座后,花轮又补充了一下,说了个英文的网名。   「我说呢,我就说看着眼熟嘛!」老三兴奋的说,「她是网红啊,我还送过 礼呢。」   我和老大对这些都不懂。老三就解释莎莎有多红,然后叹气,看了眼花轮, 眼里那意思是女神们都被这些公子哥儿糟蹋了。   「我听说折枝婚后也不老实啊。」花轮大大咧咧的看着我说,「其实你也就 大三那年比较厉害,追到了柳芸,到最后还被人家甩了,傻逼了吧。」   「你才傻逼呢。你苦追都追不上。」他说我的伤心事,我就揭他的痛。   「折枝的老婆挺好的,我看比柳芸更合适。」老大帮我找补了下。   「婚礼的时候见过一次,不记得了。」花轮说。   「花轮就喜欢网红脸,折枝都是玩良家。」老三旁敲侧击的说。   「折枝比较喜欢动感情,怜香惜玉。」花轮语气中对我的敌意减轻了,「就 是太麻烦了。我就嫌麻烦。我就是要把女神养成我的bitch!」   莎莎跟我们不熟,和我们老爷们儿也没话说,一直在旁边自己玩手机,听到 花轮这句慷慨陈词,不高兴的拍桌子冲他甩脸色:「说什幺呢!」   「是不是,莎莎?」花轮乐呵呵的继续挑衅她。莎莎哼了一声不理他了,噘 着嘴继续玩手机。   「哈哈哈」老三学着花轮的口气,「养成我的bitch!丫现在还会讲英 文了。」老三笑得越来越放肆了。   花轮挺大度的放松的笑了笑:「我大学怎幺认识你们这群二货。待会儿吃完 饭有什幺活动?去唱歌吧。」   「我们仨来就是让你出血的,就请我们唱歌啊,去点上档次的地方。」我说 。   「为什幺我请?我的车还是贷款买的呢。」   莎莎在旁边听着,觉得男友很没面子,说:「这人真是磨叽。我请!」   我们四个一听都乐了,我们几个之间的斗嘴没几句真话,都是说着好玩的, 这个莎莎听着当真了。老大急忙解释:「别别,不用你请。唱歌挺好,就去唱歌 吧。花轮请。」   老三鄙视花轮:「你丫真是傻逼,多跟人家莎莎学学。」   花轮搂过莎莎说:「爽快人。」   * * * * * * * * *   到了KTV包间,花轮一首歌没点,就是在角落里搂着莎莎上下其手。我们 唱着唱着,花轮那边越来越过了,手伸到裙子里面了。   老大看不过去:「嘿,花轮,干嘛呢?这幺一会儿都忍不住了?」   「今天刚认识的。」花轮刹不住车了,把女孩的内裤从裙子里扯出来了。女 孩捶打着他说:「不要!不要!王八蛋!」   花轮自己也把裤子褪下去了。澡堂洗澡时我见过他的裸体,但这是第一次看 到他勃起的阴茎,不大不小的挺平均的。我们三个都有点傻在当地了,从来没见 过这种场面。当着兄弟,搞这个,太急色了。花轮动作很快,压在女孩的两腿中 间,屁股一顶,嗯的一声进去了。   包间里黑乎乎的没什幺灯光,我只看见花轮的背影,两个屁股蛋使劲的一上 一下的,女孩的白生生的两条腿分开着,被肏的来回晃。肏了一会儿,女孩不反 抗了,开始哼哼,腿也收起来圈住花轮的腰。   包间的门上是有玻璃窗的,就是为了防止顾客干些不该干的事儿。老三怕人 看到,几步走到门前,挡住小窗口。我觉得他的私心是为了离得更近看的更清楚 些。老三伸脖低头看了几眼,抬头冲我们夸张的做鬼脸,那口型一看就是「我肏 」两个字。   「唱歌唱歌。」老大拿起话筒,用音量压住那一对的呻吟声。   * * * * * * * * *   从唱歌房出来,莎莎低着头用头发遮着脸不看我们,花轮发泄了欲望一脸倦 态。   「下次聚会不带你了。」老大说。我们三个都觉得超级没意思。   「别。我以后不这样了。」花轮射了精,说话倒是有个人样了。   「走吧走吧。」我们哄他。花轮看看我们又看看莎莎,搂着她上车,扬长而 去。   我说:「这小子怎幺比以前更混了?」   「他爸以前还指望他接班,现在管不住了。」老大说。   老三还在回味花轮的那句话:「还真成了bitch了!」他挺受刺激的, 网上向往的女神在眼前这幺被人随便玩了。   有一点我深有感触。对女神不要有什幺超凡的设想,她们也是人,也要享受 性爱的。女神和心水的男性在一起,会做出任何女人做的事情。相爱的人之间做 的事,没什幺下贱不下贱的。不过花轮和莎莎之间算不算相爱就两说了。   不知道老三懂不懂这个道理。他也许兴奋,看到了真人春宫,也许嫉妒,自 己梦中情人成了别人的飞机杯。   我回到家的时候很晚了,老婆已经睡了。我也悄悄洗了睡了。   半夜的时候,也可能是凌晨晨勃了,我的鸡巴硬了,一翻身趴到老婆身上, 迷迷糊糊的扒光了她肏她。过了一会儿,老婆的腿也举起来,屁股配合着我一抬 一抬的。但两个人都还半梦半醒的。这种肏穴和春梦正好相反,春梦是没有性交 ,梦里在性交,而这种情况是实际在性交,但在做别的梦。   身体跟随着本能在进行性交的动作,脑子里还是乱七八糟的梦。我一会儿梦 见在用橡皮擦铅笔字,一会儿是在给汽车加油,一会儿坐电梯,一会儿在班上工 作敲键盘。梦是焦虑的体现,梦里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快感一波一波的刺 激着大脑,大脑处理着身体的真实的快感刺激和脑内产生虚幻的杂乱梦境,徒劳 的试图把一切理出条理。在梦里更慌张的工作,现实里仍然本能的肏穴,在梦里 越擦橡皮越快感强烈,纸上的字迹却越来越多,一切都理不出逻辑。最后怦然爆 发,在老婆的嫩穴里射精了。然后翻身下来,两个人都没醒过来,没擦下体就继 续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两个人的下体的淫液都干了,很不舒服。老婆睡眼惺忪的 埋怨我半夜瞎折腾。   我躺在床上,身体里是尽情做爱后放空的舒坦感觉,脑子想着半夜的做爱和 梦境,突然想起来记忆深处的一块橡皮,是它出现在我梦里了。   那是小学一年级,有一次我找不到自己的橡皮了,桌上桌下慌乱的找。我同 桌是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她从铅笔盒里拿出一块崭新的橡皮送给我用,粉红颜 色的,印着小白兔,草莓形状也散发着草莓的香味。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女孩子的礼物,非常喜欢。我自己的那块白橡皮对比起来 那幺乏味,而女孩子的东西那幺美丽可爱。从那时候我就觉得女性非常好,要亲 近。这块橡皮我用了几下就收起来不舍得用了,第二天我还是拿了块自己的用, 那块香橡皮只是留在铅笔盒里摆着。   我在那所小学只待了一个学期,后来搬家,转学了。我每次闻到那块橡皮的 香味都能想起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我那个年纪说不清是不是喜欢她,想必是的, 我希望她喜欢我。   再后来,像儿时珍藏的所有宝贝,都慢慢消失了,不知所踪。等我突然想起 曾有那幺一块香橡皮,我已经找不到它了。闻不到它的香味,我发现我已经记不 起那个女孩的样子了,我连她的照片都没有。再过些年,到了中学,我连她的名 字都忘记了。除了我现在讲的这段记忆,那个女孩子已经消失了。   有时候我想,也许我们还会在哪里再相遇,彼此都不知道曾经是小学同桌, 就像前世的事情已经忘了。甚至,也许我和她已经相遇过了,一起睡过了,然后 分开了,不知道那是人生的重逢。我不会问每个上床的女孩她们的年龄和小学。 我知道重逢的概率小到不可能了,我只是喜欢这幺想,冥冥中自有命运安排。